穆家白筠。

现代paro短打。

烛台切光忠是在公交停车后发出的那股烟尘味中清醒的。

此刻正值下午阳光最为强烈的时候,光芒毫无压力的穿过车窗照射在他的脸上。虽说前天才刚下过雨不久,但空气中仍有着一股黏腻在肌肤表面的潮湿汗气。就像是他正穿着的西服因为高温而紧贴着身体,让他有着窒息般的感觉。

公交也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载着一车厢的人呼哧呼哧喘着气赶路。人满为患的车厢让封闭空间弥漫着不同的气味,或是汗渍或是香水,而那少的可怜的空调效果也在人流中被冲散最终消失身影。

就是因为太过闷热,所以他才开了窗。

在车上恍惚着已经坐了快一个小时,因为工作原因而晚睡早起使得烛台切只能在这段时间进行短暂的小歇。




他单手托腮肘部搁在敞开的车窗框处,浅眯着在深处似乎有金色流动的狭长双眸。夏日的风吹拂而过,带动烛台切遮住右眼的刘海飘扬起发丝。男人身上先前一丝不苟打理着的黑色西装在长时间的挤压下产生了褶皱,让人忍不住想要帮他抚平。

这是坐在烛台切身旁的大俱利伽罗所看到的一幕。

先前对方瞌眸闭目养神之时大俱利就注意到他了,只不过视线过于隐秘并没有被对方所发现。阳光照在烛台切的脸上淡去他的轮廓,原本包涵着温和的双眸也被隐藏在了睫毛之下。

其实大俱利很想提醒对方,似乎很浅的口袋里的钱包好像快要掉出去了。

可是他没说,也不想说。

钱包之后还是没有掉出去,在濒临着消失在这座城市中的危机最终还是被救了回来。男人好看的修长手指轻推钱包一端,促使着它进入口袋。

大俱利转移了视线,最终飘忽着定格在了后车门的广告上面。不是因为心虚或是什么其他原因,只是简单的不想去注视身旁的那个人。他开始默念着广告上面的文字,但是摇晃的车厢打断了思绪让大俱利有些烦躁。

毕竟也只是在公交上偶然相遇的两人而已,最终也不会产生什么交集。

我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偶然见到但也代表了用不相交。大俱利伽罗这样想。

或许…,就在下一刻对方已经先早自己一步下车了。或许是对方太过于让他在意,大俱利的脑中一时间充满了很多想法,不过还是藏匿在冷硬的外表之下没有也不可能说出来。




“抱歉打扰了、请问一下,下一站是…?”烛台切光忠轻揉着让自己不太清醒的似乎在抽动的太阳穴,向坐在他身边的人发出询问。刚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回神让他一时间不能确定现在的位置,向别人请教才是最快捷的选择。

语气有被刻意的压制过使其暂时的消失刚睡醒后的浓重鼻音,他一向对自己的交际手段颇为自信,相信着不出一分钟就可以得到想要的答案。

不过这一次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问题。

被询问的人下意识的一愣,烛台切通过对于他细微的变化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紧接着他就看到对方蹙眉一副正在寻思的模样,在耐心的等待后只得到了“…不知道,你问别人吧。”这样的回答。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不过他自认为还是可以缓解的。烛台切嘴角扬起了往日温和的微笑,语气委婉的再次询问了一遍。只不过回答依旧没有变化,对方像是坚硬的磐石一般不肯再多说一句。

好吧,这次就算我自认倒霉吧。他苦笑着这么想,转而看到了四周的景物意识到已经快到自己的目的地了。烛台切呼出了一口气准备着穿梭过拥挤的人流。




他不知道是在他握紧公文包的时候,身旁的大俱利伽罗也准备着背上了背包。目的地都是再过一站的地点。

只是在公交上偶遇的、工作与性格都全然不同的两人,谁又能断言他们一定会认识呢?

不过他们的确相识了,只不过…

那都是后话了。